首页 / 大学校园 / 正文
「阅读」“干妈!我考上大学了”闺蜜去世后她拾废品照顾其女儿12年
fu5502 发表于:2019-8-27 23:37:33 复制链接 看图 发表新帖
阅读数:730
    “干妈妈,录取通知书拿到啦,在徐州医科大学,感谢您呀!”江苏高邮市卸甲镇金家村19岁的贫困女生张哲,以337分的成绩被徐州医科大学护理专业录取,她开心地向“干妈妈”报喜,电话那头,“干妈妈”厉正香开心地说:“伢子,干妈为你高兴,开心哩!等开学的时候,干妈送你去上大学!”。原来,面前这个阳光明媚的女孩,5岁时就失去了母亲,父亲因此患上了严重的精神疾病,家里只能靠年迈的爷爷种地支撑生活。在这个家庭陷入困境的时候,孩子妈妈的熟人厉正香伸出了援手,自家条件也不是很好的她,辞去了原本的工作,去外地拾荒挣钱,资助张哲读书。这么一资助,就坚持了12年。这位“拾荒妈妈”陪着她一起走过了长大中最重要的年月,伴随他一步步长大为爱笑又坚强的姑娘。拿到录取通知书,张哲激动地说:“一定要好好努力学习,来报答爷爷,还有干妈妈。”而这位“干妈妈”却说:“帮助孩子,是因为一直当她是亲生女儿,从来不想要报答,只要她将来工作了,能告诉我一句,她过得蛮好,就够了。”母亲去世,父亲患病苦难家庭出了大学生一间低矮的平房,墙壁老旧,走进屋里,空荡荡的,没有像样的家具,唯一“像样”的是那台放在堂屋条桌上的老式小屏幕电视机,对很多人来说,这样一台电视,就像一个古董,浑身散发着岁月的斑驳痕迹。这里便是高邮市卸甲镇金家村19组,19岁女孩张哲的家。与家里的阴暗潮湿对比明显的,是坐在屋里子刚刚收到录取通知书的女孩,开心而明媚地笑着,一旁的爷爷,也高兴得合不拢嘴。




    张哲收到了录取通知书今年70岁的张哲爷爷告诉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孩子5岁时,她妈妈突发疾病去世,爸爸承受不了这样的打击,患上了精神分裂症。当时奶奶早已去世,家里只能靠他一个人种田维持生计。




    张哲帮着爷爷在地里干活一晃十多年过去了,如今的孙女张哲长成了阳光明媚的大姑娘,还在今年暑假拿到了大学的通知书!这里面的艰辛,大概只有他们自己能够体会,而此时此刻的喜悦,也只有他们能够真正彼此感受到。但是,爷爷告诉紫牛新闻记者,孙女能够拿到这样一份沉甸甸的通知书,最需要感谢的,还是张哲的“拾荒妈妈”厉正香。“厉正香不简单哪,她自己不富裕,家里负担也不轻,她在高邮城里捡垃圾、收废旧,用辛苦钱来资助孙女。整整12年,她一直在帮助我们,从来不跟别人说。”张哲也说:“她是我的‘社会妈妈’、‘拾荒妈妈’,也是干妈妈。拿到大学录取通知书,圆了大学梦,多亏了这位干妈妈呀!” 同情这个可怜的小姑娘当了她的“干妈妈”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了解到,厉正香今年54岁,丈夫开拖拉机,儿子和儿媳都在厂里上班。她是张哲妈妈的好友,张哲出生时候,厉正香还在张哲家附近一家小五金厂上班,当时张哲妈妈常抱着孩子到厉正香所在的小厂玩耍。乖巧讨喜的小张哲,很让厉正香喜欢。2005年,张哲5岁时,家里突生变故 ,当时镇村妇联牵头开展“爱心妈妈”结对帮助贫困女童活动,厉正香十分同情张哲这个可怜的小姑娘,便决定帮助她。“孩子多讨喜啊,比我自己的孩子也小不了多少,看到她,我就想到了她的妈妈,想到了我的孩子。没有妈妈的孩子多可怜呀,她跟我自己的儿子一样需要妈妈疼爱,能帮就帮一帮吧。”厉正香于是与张哲的爷爷商定,认张哲为“干女儿”,让张哲叫她“干妈妈”,帮助并陪伴她一路长大。




    张哲在看书当时,厉正香每天的工资也才不到30元钱,只够自家的生活开销。为了攒钱资助“干女儿”上幼儿园,2007年,厉正香辞掉了原先在小五金厂的工作,来到高邮城里找“能挣钱”的工作。由于文化程度低,没有一技之长,经过考虑,厉正香决定拾荒挣钱。说干就干,厉正香买了辆三轮车,很快就在高邮城区开始拾荒的生活。刚开始,经验不足,收入很少,也不稳定。她就向别人请教,多学多干,逐渐摸到了门道,挣到了钱。后来,由于经营有方,她在高邮市区屏淮路上找了一个地方,开了一个小废品收购站。用拾荒挣的钱交学费为她设“爱心储蓄罐”厉正香一边拾荒,一边经营废品收购站。拿着捡垃圾挣来的钱,厉正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资助张哲上学。每隔一段时间,她就会带上钱和礼物,去“干女儿”张哲家探望她。平时,厉正香一有时间,就会接张哲到城里,给她买吃的和穿的。废品收购站和张哲家相距30公里,骑电动车单程要1个多小时,往返3个小时,厉正香却不嫌远。




    张哲和“干妈妈”厉正香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了解到,这么多年来,张哲的学费、学杂费都是厉正香负责。每到开学,厉正香会准时资助“干女儿”学费,从当初的几百元,到后来的上千元。厉正香家里,有个“爱心储蓄罐”,是专门为张哲存钱用的。她和家人省吃俭用,每天会节省下10到15元,每年可为张哲储蓄爱心款5000元左右。厉正香说,她的收入其实每一分钱都来之不易。有一段时间,废品价格掉得厉害,废铁高的时候1元一斤,低的时候就几角钱;报纸过去1元一斤,现在也几角钱;矿泉水瓶过去5分钱一个,现在论斤称,塑料瓶轻飘飘的,一大麻袋也不值几个钱。废品廉价,厉正香只能靠付出更多辛苦、流下更多汗水挣钱,只为自己的承诺,只为自己喜欢的“女儿”。




    “干妈妈”厉正香在忙碌母女见面“干妈妈”高兴地说:孩子有出息了 “城区这几天搞拆迁,我正忙着收废旧,每天脏兮兮的。再说,帮的是我干女儿,也没什么好宣传的。”20日下午,紫牛新闻记者在张哲家电话联系上了厉正香。紫牛新闻记者随后同镇妇联负责人带着张哲,赶到高邮城区屏淮路北侧的厉正香废旧收购点,让张哲与“拾荒妈妈”见面。在废旧收购点,紫牛新闻记者看到厉正香满头大汗地整理各种废旧物品,有旧包装纸壳、有废旧金属,有塑料瓶、有旧书旧报纸……一见面,张哲就亲亲热热地叫了一声“干妈妈”,并拿出大学录取通知书递给“拾荒妈妈”厉正香。看到录取通知书,厉正香高兴得眼睛眯成了一条线,一把将张哲搂在怀里,开心地说:“我就知道,我的干女儿一定有出息!”母女俩幸福地依偎在一起,脸上的笑容柔和自然,双方眼神流露出发自内心的欢喜,就像一对亲母女。




    张哲把录取通知书给“干妈妈”厉正香看厉正香告诉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在她眼里,张哲是她懂事的“女儿”。从张哲牙牙学语、上幼儿园、去伯勤上小学、去车逻上初中、去高邮市第一中学上高中,再到如今拿到大学录取通知书,这么多年一路走来,自己都觉得,张哲就是自己的亲女儿。 孩子上初一时,一个秋冬之交的日子,下着雨。厉正香带着牛奶和钱,赶到张哲家时,衣服都湿了。当时张哲在学校,放下钱和牛奶,厉正香随口问爷爷,孩子最近学习怎么样?爷爷不经意地说,张哲这两天身体不太舒服,可能发烧了。厉正香得知情况后,把自己身上所有的钱都掏给了张哲爷爷,共计500多元,叮嘱爷爷,等孩子放学后,一定领她去医院检查。回去后,厉正香一天几个电话询问,确定孩子没有多大问题,心里才踏实下来。像妈妈一样开家长会把女儿教得阳光善良张哲上了中学尤其是到了高中后,爷爷年纪逐渐大了,去趟城里不容易,爸爸精神残疾需要人照顾,开家长会成了一件令人头疼的事情。“没事,有干妈妈在,我去参加!”到了高中后半程,高考临近,家长会多了,哪怕厉正香活儿再忙,她也会去参加家长会,并且总是提前到场。“‘这是我的干妈妈’,每次去参加家长会,看见张哲笑眯眯地向老师介绍,我心里别提多高兴了。孩子的身世很苦,需要大人去疼爱。看到她脸上的笑容,是我最开心的事情,我就是要让孩子感受到母爱。”厉正香对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说,让她特别自豪的是,张哲性格阳光开朗,老师同学都很喜欢她,这也是自己这么多年最希望看到的。虽然收废品很忙,时间宝贵,但是一定会抽出时间来关心孩子。




    张哲和“干妈妈”厉正香“你们看现在的张哲性格很开朗,以前她不是这个样子,是我一天天地,整整用了6年时间,把她‘扳’过来的。”厉正香告诉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开始认张哲当干女儿时,她不讲话,跟别人不讲,跟家里人也不怎么讲,“我慢慢教她,讲道理给她听,人一定要大大方方地跟人说话,有什么事情就说出来,要想得开,朝好的地方看。我告诉她,哪个人不遇到困难,哪个人都不会老是困难,有手有脚的,日子肯定会好起来。你现在的任务就是上学,把书上的都学会了,将来就有用。慢慢的,她话多了,也喜欢笑了,你看现在,我跟她在一起,有时候都轮不到我说话呢!”张哲悄悄地告诉紫牛新闻记者,“拾荒妈妈”默默资助她,平时从不愿多声张。自己拿到大学录取通知书了,刚才她又悄悄硬塞了1000元。女儿说要用更好成绩报答妈妈干妈妈说:只要她好就够了 “干妈妈,我9月7日就要到校报到了,你要保重好身体”、“好姑娘,有出息,干妈妈送你去上大学!”临别时,张哲拉着“拾荒妈妈”厉正香的手,依依不舍地交谈着,母女情深,让人动容。张哲告诉紫牛新闻记者:“我一定会在大学里好好努力,争取用更好成绩报答干妈妈,报答所有好心人。”张哲说,爷爷年迈了,爸爸身体不好,干妈妈每天高强度地工作,经常腰酸背痛的。自己选择医科大学的护理专业,就是考虑到自己的家人,将来能够多照顾他们的身体,“尤其是干妈妈,她太辛苦了,我想让她不要那么辛苦。到了大学,我会努力学习,积极参加社团活动,多到一些勤工俭学岗位锻炼。工作以后,多挣点钱,让干妈妈多享点福。”




    张哲打电话告诉干妈妈喜讯“人心都是肉长的,孩子特别懂事,我为她吃点苦,值得。”厉正香清楚地记得,张哲上6年级时,六一儿童节前,自己挑了一个星期天,陪孩子上街玩。两个人手拉着手,孩子把自己当成妈妈,自己也把孩子当成女儿。买了衣服、逛了公园,厉正香问孩子:“怎么样,今天快活不快活?喜不喜欢干妈妈?”张哲笑眯眯地冲她使劲点点头,挣脱她的怀抱,飞快地在路边采下两朵鲜艳的小野花,小心翼翼地戴在干妈妈头上,“那个时候,我真是幸福死了,这就是我的亲姑娘呀!”“这么多年含辛茹苦,孩子总算上了大学,想过让她以后报答你吗?”面对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的提问,厉正香回答:“将来,我只要她告诉我,哪怕给我一个电话,干妈妈,我上班了,我蛮好的。有她这句话,就够了。” 拾荒妈妈会继续资助更多爱心人士伸出援手 厉正香告诉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张哲已经收到大学录取通知书,但她的上学费用是个不小的数字。自己将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继续给予她更多的帮助,也希望社会上有更多爱心人士关心帮助这个苦命又懂事的女孩。卸甲镇妇联负责同志说:“拾荒妈妈”厉正香的事迹很感人,是乡亲们身边的学习榜样,她曾获得“卸甲好人”、“扬州十大爱心妈妈”提名奖等荣誉,登上当地的善行义举榜。受她的影响,也考虑到张哲的特殊情况,镇妇联正通过多种途径,牵线越来越多的爱心团体和爱心人士,关心帮助张哲完成大学学业。当地村民告诉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这么多年,厉正香太不容易了。孩子小的时候,她爸爸情绪极不稳定,一度不肯服药,想要追随孩子妈妈而去,身体状况很不乐观。厉正香既要照顾张哲,又要开导劝说她的爸爸,“妈妈没有了,不管怎么样,她还有个爸爸可以叫,你真想让孩子成为孤儿?”就这么苦口婆心地劝说,长此以往地资助,硬是把孩子爸爸从鬼门关“拽”了会来,也“护”住了这个风雨飘摇的家。紫牛新闻记者了解到,这几天,上门给她送爱心款的人不少,卸甲镇党委政府相关负责人,当地爱心团队,还有一些不愿透露姓名的热心人,都为她们家捐款捐物。张哲所在的金家村帮助张哲家落实了残困户待遇,并优先帮助张哲家改善居住条件。紫牛新闻记者|陈咏通讯员 吴继原编辑|张冰晶主编|陈迪晨图片来源 记者拍摄-END-扬子晚报�紫牛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转载拒绝任何形式删改否则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紫牛新闻常年法律顾问:北京大成(南京)律师事务所唐迎鸾律师
条亚博国际娱乐客户端下载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高级
发帖 客服 微信 手机版
举报